《Pippo與Ale》我們的超級英雄

這是一篇2012年5月,PDP在意甲最後一場比賽之前,米體給他倆寫的紀念文章。

以前發有過,前陣子和朋友討論這篇文裡的一個謎團,去找才發現被L平台刪了(此平台到底刪了我多少東西….)

說也奇怪,明明那年5月13日集體大離職,一起掰掰的也不只有他們,但他們作為一對意甲歷史標的物,常常被拿來並提懷念,除了當下產出好幾篇類似文章外,在這8年來都是一個經久不衰的作文主題,或感人或煽情的發表在各大媒體上。

以前在老福特轉過兩篇類似的

2012年足球俱樂部的大作《神的黃昏》,以顏值來論搭檔的經典度,現在看還是覺得很妙

今年米體的緬懷文章

因扎吉和德尔·皮耶罗心中的5月13日:8年前锋线双子星告别

下面這篇也是寫的很有意思,雖然不能說能夠看懂,但還是被戳到了。意語無能拿幾種傳說比較準的機翻英翻交叉比對,稍微順一下句子,做個筆記方便自己回顧,建議還是要去看附在最後的原文。

Pippo與Ale 敵人朋友
我們難以忘懷的超級英雄

2012年5月13日

就好比小時候知道耶誕老人並不存在一樣,也許禮物會繼續送達,但收到的感受永遠和以前不同。今天亞歷桑德羅·德爾·皮耶羅和皮波·因扎吉脫下他們的球衣,我們再也無法假裝他們還是像以前一樣,因為事實並非如此。

足球終將繼續滾動,尤文和米蘭也許會找到新的英雄,但無論如何都不會是同樣一個。今天是告別、致敬,充斥掌聲和浸滿淚水的日子,足球安排了最完美的一天,無論身處球場還是家裡,毋須再擔心比分與排名。

 《Pippo與Ale》聽起來像是一部動畫片的名字,他們的確就像活躍在我們生活中的兩個超級英雄。我們喜愛Pippo與Ale,因為他們尊重足球,以非凡的專業精神和無可挑剔的舉止征服了人們的感情。

不同的性格但有同樣的教育,兩個堅實的家庭在背後支撐著他們,兩個男孩意識到他們的才華。他們一起踢球,但有一天Pippo在球門前沒有傳球給亟需進球的Ale,莫吉立刻舉辦了有史以來最滑稽的記者會,藉以粉飾虛假的和平。他倆僵了一段時間,但隨即用笑聲融化了彼此,他們一起贏得世界盃,在巴哈馬共進晚餐慶祝,去年11月,他們在米蘭見面:

「Ale,他們想讓我倆掛靴呢。」

「Pippo,這件事我可是想都沒想過。」

德爾·皮耶羅宣布了他將繼續征戰球場,因扎吉可能不會。Pippo是本能的,他學習怎麼作為一個教練,了解意甲到意丙每一個球員,他很快就找到自己的路;Ale是理性的,他正在思考未來,可能在國外生活,慢慢過渡到另一種職業。

但他們永遠不會改變,Pippo總是調皮、歡快、激情四溢的,從Milano Marittima到Formentera以及Forte dei Marmi(意大利及西班牙度假勝地地名),瑪麗娜媽媽的通心粉到風乾牛肉;Ale則是內斂矜持而害羞的,但若你遠離人群的地方遇見他時,他會貼心問候你的孩子,你的喜好,你有沒有看昨天晚上湖人隊的最後灌籃。

如果尤文的10號和米蘭的9號能空置下去就好,但不可能永遠收起這兩件富有意義的球衣,雖然如此,向回憶致敬是一項寶貴的行動。我們會永遠想念Ale與Pippo,雖然世界上沒有耶誕老人,但我們依舊愛他。

Read More

代替球迷吻舍瓦

回顧舊料發現03年好多SP的糖啊,舊糖新吃愉快

挖到一個很可愛的

2003年6月米蘭體育報推出一個企劃,“透過手機短信直接向冠軍球員提問”當然球員電話只有米體知道,想提問的人把短信傳到指定的號碼,再交由球員回答。

因為是球迷提問,比起傳統媒體專訪,問題更生猛(但應該也篩選過)和天馬行空,下面是剛剛拿到歐冠的Pippo的答題。

Read More

在陽光下光明正大地忽略彼此

為了配合這篇詩作挖出這張陳年糊圖P了P

分享一篇文章。

2001年7月因扎吉先生轉會,與德爾皮耶羅先生正式拆夥之際,由老牌體育記者Germano Bovolenta撰寫,刊登在《米蘭體育報》上的……詩文創作(?)

雖然他是一篇19年前由中年男記者寫在體育報上的文章,但怎麼都不像一般體育新聞或是轉會評論,倒是很像搞CP塌房子後痛定思痛後抒發:

【他們親吻,他們擁抱,但他們從未愛過!!!!!!】

本文只代表作者Germano Bovolenta本人的觀點
本文是創作並非全然寫實,儘管他刊載在正規新聞媒體上
請勿將原作者觀點批發帶入現實

感謝不才太太翻譯和同意轉載

Liberi di ignorarsi alla luce del sole
在阳光下光明正大地忽略彼此

Pubblicato nell’edizione del 18 luglio 2001
2001年7月18日

在阳光下光明正大地忽略彼此,现如今他们终于达成了一致。
他们一个在这边,一个在另一边。
相距甚远,绝对地分离,在不同的敌对阵营,在米兰和尤文。
终成敌人。

亚历桑德罗·德尔·皮耶罗和菲利普·因扎吉如今各为其主。
作为搭档的时光已成往事。
让人羡慕嫉妒的亚历与皮波联袂进球的时光。
最后的,妒忌、低咕和缺乏感觉的时光。
他们踢球,射门,进球,一起庆祝,一起获胜。
他们亲吻,他们拥抱,但我们要说,他们从来没有非常喜欢过彼此。

最后因扎吉期盼着德尔·皮耶罗那样的大合同,在等候时,他却没有-在可以的时候-给他传球,而是夺走了他的进球。
最后德尔·皮耶罗感到苦涩,事情变得糟糕。

在威尼斯的那次。
亚历的进球危机已长达70周。
尤文2-0领先,一切都在斑马军团的掌控之中,亚历有两次在正确的时机来到了正确的位置。
他来到了球门前。
球在皮波脚下,他有机会帮助他的“朋友”冲破无法忍受的斋戒。
可以助攻:
亚历,接着,这是你的,射门吧。
他没有这么做,皮波再次巩固了他冷酷自私的名声,从不可能的位置将球踢入。
德尔·皮耶罗后来说:“我为此很难过。”
皮波真诚地反驳(?):“我的确没有看见他”。
他们从未相爱。

他们被迫选择合适的言辞,在新闻发布会,面对电视镜头侃侃而谈。
他们,带着并不强的说服力,说他们关系很好,非常好。
他们向那些怀疑者,发难者和围观者解释,
“最终重要的是球队,是集体,获胜不是一个两个人的事,而是二十个人的。”
现在他们不再需要这么做了,他们可以在阳光下自由地忽略彼此。

和皮波在一起的是舍瓦,他可能成为,像维埃里那样的,一个新的兄弟。
亚历巩固了和特雷泽盖在球门下的友情,来自阿尔卑斯山另一侧的法国佬。

德尔·皮耶罗和因扎吉不久将在另一种光线下相遇。
相遇在聚光灯下,他们最爱的光。
作为真实而诚挚的敌人。

很難想像這樣風格夢幻少女,情感豐沛充滿臆想的文字是出自一個老大爺之手。

這篇詩作的作者Germano Bovolenta是一位任職《米蘭體育報》多年的體育記者,寫過很多古早意甲新聞,如今他已年逾七旬,撰文當下2001年也五十有四,找到一張他與球員時代的安胖和古利特的合影,在安胖踢球時就在當記者可見其資深了。

還有一張記者和巴雷西與薩維切維奇的同框

沒找到他和PDP的合照(這兩個和前面這些前輩比簡直是小朋友),但他有訪過小胖童年時代在聖文德米亞諾的教練Umberto Prestia。

教練Umberto Prestia和青年小胖

文中呈現一對怨侶,從令人羨慕嫉妒的一對終成【真实而诚挚的敌人】,實在是一段唏噓的感情故事,開記者會裝沒事那段尤其扎心,當然也有個人看法和過度演繹的部份,比如我也不覺得能Pippo哪裡冷酷了,就是沒看到想怎樣,但是讀著讀著感到哪裡不對………….為什麼記者大爺要在足球裡探討愛情。

他們是來踢球的,又不是來談戀愛的,也不是來演偶像劇,踢個球扯到愛不愛本身就很奇怪,但這不是孤例。

在考古PDP新聞的途中,發現不只他們自己熱愛用婚姻比喻

Alex:我將和因扎吉結婚

Pippo:我們就像即將結婚的情侶一樣親密

可能是意大利人思維比較不同,文字和情感比較奔放,除了本人外各路媒體也喜歡用各種感情關係形容他們,日常關注研究他們相不相配,相不相愛,愛到哪裡,何時不愛,何時和好…..但兩個踢球的究竟為什麼要相愛,當個普通同事不可以嗎╮(╯_╰)╭

這篇分手詩和後來一樣是《米蘭體育報》出品的國家隊復合文學一起看倍感酸爽,中間還有分手後不得不為國營業文學寫得挺好,啊還有一篇同隊後期記者督促尤文高層拆掉他們的心牆,逼他們速速同房的文章也實在精采……..在20年後只能撈到一點過往新聞的浮末殘跡,都已讓人震撼你梨記者的妙筆生花腦洞如黑洞,很多都寫得動情比同人還虐,有時間整理慢慢貼出來共賞。

原文附在下面

Liberi di ignorarsi alla luce del sole Adesso sì che vanno d’ accordo.Uno da una parte, uno dall’ altra.Lontani, definitivamente separati, in aree diverse, avversari, Juve e Milan. Finalmente nemici. Alessandro Del Piero e Filippo Inzaghi corrono per conto proprio.Sono finiti i tempi dei progetti di coppia. I tempi di Ale e Pippo pregiata e invidiata ditta del gol. I tempi, gli ultimi, delle gelosie, dei mugugni e della mancanza di feeling. Hanno giocato, hanno segnato, si sono spinti in gol, hanno esultato e vinto insieme. Si sono baciati, si sono abbracciati ma, diciamolo, non si sono mai voluti molto bene. L’ ultimo Inzaghi sognava un contrattone alla Del Piero e, nell’ attesa, si limitava a non passargli la palla e – quando gli riusciva – pure a rubargli i gol. L’ ultimo Del Piero si amareggiava e ci restava male. Come quella volta a Venezia. Ale in crisi non segna da settanta settimane. La Juve è in vantaggio per 2-0, si va verso la passeggiata bianconera, Ale si fa trovare per ben due volte nel posto giusto al momento giusto. Cioè davanti alla porta. La palla ce l’ ha Pippo, potrebbe aiutare l’ «amico» a uscire dall’ insopportabile astinenza. Potrebbe appoggiare: tieni Ale, è tuo, segna. Non lo fa, Pippo rinforza la sua fama di spietato egoista e mette dentro da posizione impossibile. Del Piero dirà: «Ci sono rimasto male». Replica sincera (?) di Pippo: «Non l’ ho proprio visto». Non si sono mai amati. Sono stati costretti a scegliere bene le parole e a cinguettare nelle sale stampa e davanti ai riflettori delle televisioni. Hanno raccontato, senza eccessiva convinzione, che il loro rapporto era buono, anzi ottimo. Hanno spiegato agli increduli, agli ostici e agnostici che «alla fine quello che contava era la squadra, il collettivo, perché non si vince in uno o in due, ma in venti». Adesso non dovranno più farlo, liberi di ignorarsi alla luce del sole. Pippo vive con Sheva, che potrebbe diventare, per dirla alla Vieri, il nuovo fratello. Ale ha rinsaldato l’ amicizia sotto porta con Trezeguet, il cugino transalpino. Del Piero e Inzaghi si vedranno presto sotto un’ altra luce. Quella dei riflettori, la luce che più amano. Da veri e sinceri nemici.

Germano Bovolenta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和對手

存幾則舊聞

0203賽季第九輪,PDP拆夥的第二年

尤文圖斯對米蘭比賽前,兩大前鋒的互相叫陣(?)

那個賽季可能因為世界盃受了鳥氣,都憋著一股勁,他們兩個你一球我一球的都非常猛。媒體當然也不會放過,每次比賽碰到都要拿他們兩個來炒作一番

Read More

小狗、巴掌與往日情

來說點最近看到的,他自傳裡的有趣八卦(?)

很多人應該都看過BOBO和伊莉莎白卡納莉斯的各種故事,包括他們交往時曾在街上吵起來,男的被女的打一頓的事,當時就不怎麼相信,覺得是中文新聞常有的瞎寫小道。

想那維埃里何許人也,人肉坦克,一代鋒霸,想到他就腦中就回浮現一幕幕在禁區生吃後衛輾壓一切的景象,會被女友毆打也太扯了……沒想到後來雙方都認了。

BOBO在自傳《Chiamatemi Bomber》回憶了這段往事

“Quando Eli si incazzava era meglioscappare, ma scappare nel vero senso della parola, e pure a gambe levate… “

 【當伊莉生氣的時候,最好快點跑,是真正意義上的逃跑,跑得越快越好….】

Read More

我一生只愛過尤文和卡納莉斯

老墳頭禁止人類接吻,被刪掉來補個檔

GQ意大利版2001年2月號
BOBO和卡納莉斯慶祝交往一週年紀念封面,這套拍的很好看,兩個人都是年輕漂亮風華正茂。

Read More

雙子星離婚前夕一景

前兩天翻到尤文圖斯2000/2001賽季的節目,聽不懂全看臉猜,貌似是一個結合足球元素的音樂會(?),有主持有樂隊有歌手,和台下一堆球迷/觀眾,大夥唱唱歌奏奏樂,間隙邀幾個球員上台聊一聊,表演一下這樣,唱歌環節還頗多,深感當年地主隊真是一支雅好音樂的球隊。

開場不久在後台看表演邊打鬧,還很水嫩的干花君,摟在懷裡的是尤利亞諾吧?對尤文不太熟。

中間有個小高潮,費拉拉當仁不讓,伴隨悠揚的樂聲深情款款獻唱一曲,台風穩健感情充沛,不得不說唱的頗為專業。

很嫺雅的聆聽隊友唱歌的PIPPO

順便截一張英俊的十分醒目的塔奇納蒂

一波一波人上台下台,看的正無聊時,終於輪到前場球員了,齊祖受訪完畢,人氣爆棚的皮小胖在萬眾期待下登場,貌似被拱唱歌,笑的非常可愛

Read More

重逢時彼此都很開心


之前就看過這個舊料,最近找到了一點節目畫面,還是來整理一下。

因扎吉先生和德爾皮耶羅先生在分手….不拆夥近一年後的2002年4月21日,曾經一起上過Controcampo這個足球節目,但現在找不到完整的節目,只在一個國米進球集錦發現一點點他們片段,但在Tutto per Inzaghi有留下一些記錄。

首先是節目嘉賓和主持們對Pippo的各種吹(是Pippo粉做的紀錄所以專門會記這些w

主持人Sandro Piccinini

因扎吉是非常開朗的青年,深受人們的喜愛。很優秀的球員,有著堅韌非凡的特質,看他傷病離開賽場那段時間,到他歸隊後米蘭的顯著變化就知道了。 

GiacomoBulgarelli(前Bologna中場)

關於第四名之爭,Lazio、Milan比較有力,Bologna多少有點困難吧。因扎吉是很聰明的球員,水平高不用說,在任何時候都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只要把球交給他,他就能送進球門。

Giampiero Mughini

Pippo有非常強的意志力,所以才能在受傷後更強悍的歸來,他用自己獨特的方式以及進球,帶給米蘭球迷很多快樂。

Walter Zenga(前意大利國家隊門將)

米蘭沒能爭奪意甲冠軍是因為Maldini、Rui Costa、Inzaghi等主力意料外的相繼受傷,導致情況嚴峻。

Pippo是在任何球隊、任何水平的比賽都能進球的球員,所以與其把他當做敵人,不如納入自己的球隊,他不管在哪個隊和球迷關係很好,是個偶像啊。

 
然後然後是小胖提他的部份

同じ番組にゲストとして出たDel Piero、Juve時代のことに触れて

大家都認為我們的關係糟糕,但只要球隊一有不順,在媒體的報導裡我們做什麼都是錯的。安切洛蒂來調解我們是真的嗎?這種說法有點太誇張了,但是效果很好喔。

隨時保持營業用笑容的DP

null

看到就覺得奇怪,小胖為何突然無緣無故說這段話,去翻翻新聞,原來是對之前安胖米體專訪的回應。

不過要說他們關係出問題是2000年初的事,9900賽季前半還是挺正常的。 

从好友到“仇敌”–安切洛蒂披露皮耶罗因扎吉矛盾内幕

https://sports.sina.com.cn 2002年04月16日13:15 

记者王勤伯报道                                       

大因扎吉和皮耶罗在安切洛蒂时代为尤文贡献了很多的入球,两人合作的第一个赛季非常愉快,前者在各项赛事中进了27球,皮耶罗贡献了32球。但大因扎吉天生喜欢曝光,爱出风头,而皮耶罗为人比较低调,处事非常谨慎–两人的蜜月期在1998年底结束。在皮耶罗受伤之后,和大因扎吉搭档的是丰塞卡、齐达内和阿莫鲁索,当他伤愈归队时,大因扎吉已经彻底忘了昔日的最佳搭档,两个人的矛盾全面公开。

《米兰体育报》的记者问安切洛蒂,“你出面调解过大因扎吉和皮耶罗之间的矛盾吗?”安切洛蒂说,“他们是最好的锋线组合,但是两个人之间的问题很大,我曾多次想要调解他们之间的关系,我们三个人单独坐在一起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但是没有用。”安切洛蒂当时最喜欢的还是齐达内,“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球员,但是很谦虚,我喜欢谦虚的人。”

安切洛蒂的小儿子戴维德在都灵的时候是皮耶罗的球迷,但是现在安切洛蒂表示他的儿子已经转而喜欢鲁伊-科斯塔和舍甫琴科了。

【安切洛蒂來調解我們是真的嗎?這種說法有點太誇張了,但是效果很好喔。】

【我曾多次想要调解他们之间的关系,我们三个人单独坐在一起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但是没有用。】

雙胖你們發言前要不要先對一下口供233333

好吧雖然兩造說法細節上不太統一,但安胖曾經多次調解他們的關係屬實。

可以想像那是什麼樣的尷尬場景。

也許他們會一起吃頓飯,邊吃邊談,冀望美食讓人卸下心防…….餐桌上咀嚼聲、杯盤碰撞聲與安胖的單人相聲此起彼落,最終依然陷入沉默,再美味的義大利餃子,多會和稀泥的教練都無法填補無言的黑洞。

 【我們好幾個月不說一句話,我什麼都沒對他說,他也什麼沒對我說】

我要是安胖都要崩潰了啊,難怪多年後他出自傳都要繼續怨念,他們兩個太難搞。

當時安胖還是個初出茅廬沒多久的少帥,顯然小年輕不吃溫情脈脈知心大哥哥這套,有時候會想如果換一個教練處理,強勢如里皮,嚴格如薩基,從青年隊帶起慈父如老馬爾蒂尼,剛愎如卡佩羅(也許會一起痛罵教練反而破冰),是不是會換一種結局。

Read More